外滩的表情

来源: 解放日报 | 2014-10-30 16:37:06

图四:今天的外滩。 知名纪录片导演 周兵 欧阳夏丹:如果要谈上海,自然离不开它的“心脏”——外滩,所以首先我们从外滩谈起。 周兵导演出生在兰

 

 

图四:今天的外滩。 

 

 

知名纪录片导演  周兵

    欧阳夏丹:如果要谈上海,自然离不开它的“心脏”——外滩,所以首先我们从外滩谈起。
    周兵导演出生在兰州。在开拍纪录片《外滩》之前,他的老乡水均益特别担心,周兵拍《外滩》,会不会拍出一股烤羊肉串的味道?(全场笑)结果他给我们呈现的是他自己独到的、客观的、国际化的视角,令人折服。让我们掌声有请周兵导演。(全场鼓掌)

    外滩表情的背后有两种维度:一是时间的维度,二是空间的维度

    非常高兴再次来到外滩,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在五六年前,我一次次地在这方圆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出现,观察这里的每一幢建筑,找寻发生在建筑里的每一个打动我的故事。
    怎样来表达城市精神?怎样从我对外滩和上海的观察记录中,找到表达城市精神的一些证据或者故事呢?我想我还是用我的专业,用我做纪录片的方法,来试图表达我对外滩、对上海精神的一种理解吧。
    首先我会播放PPT。这个PPT里有我在全世界收集到的从19世纪40年代一直到20世纪末,还包括21世纪上海世博会期间,关于上海外滩的影像。我想结合这些影像来讲我今天的主题——外滩的表情。
    大家现在看到的(图一)可能是最早的关于外滩的影像,这是早期的十六铺码头。
    开埠之前的上海外滩,在大家的想象中可能是一个很落后很荒芜的地方,其实不尽然。上海在明清两代尤其是清朝嘉庆年间,已经是一个发达的贸易中心点。我记得在古代文献上曾有这样的记载,称上海为“东南之都会”、“江海之通津”,当然它的贸易主要是对内陆的贸易,可能还有东南沿海的贸易。
    请看第二幅图,(图二)这是来自欧洲的一幅绘画,是我们能找到的欧洲人对外滩最早的记录。当时摄影术还没有发明,这幅画应该是在1850年之前画的。我们看到,那时的上海外滩,有一些欧式的、比较简约的建筑。
    这里我要讲一个故事。
    这个故事和一个叫宫慕久的人有关,他是上海开埠后的“市长”,当时被称为道台,是个山东人。故事中的另一个人是英国领事巴富尔,这个人曾经参加过第一次鸦片战争,他带着一些人代表英国政府来上海设领事馆。
    按照惯例,当时所有国家的领事馆都应该设在县城里;但中国人非常排斥金发碧眼的外国人,甚至认为外国人会给孩子带来灾害,带来不吉祥的东西。
    于是,宫慕久和巴富尔就私下约定了在现在外滩这个地方设领事馆。现在的外滩当时是什么样呢?当时是一片泥潭,就是湿地。在这片湿地上,住着上海当地的一些农民,还有一些渔民,那里跟当时上海的市区也就是现在豫园这一带还有些距离。
    1845年11月29日,他们签署了一份土地章程。上海有了中国第一个英国租界,一个拥有治外法权、不受中国法律管辖,甚至也不受英国法律管辖的中间地带,这个地带的开启就在上海外滩。
    为什么我要讲这个故事呢?因为,正是从这个故事开始,外滩表情的背后有两种维度:一是时间的维度,一步步从十九世纪中叶到今天,这是时间的表情、岁月的表情。二是空间的维度,外滩开始影响中国,同时又连接世界。

    都说黄浦江两岸是上海的“心脏”,我更愿意把外滩看作上海的“眼睛”

    巴富尔当年选择外滩,是从全球贸易的角度考虑的。自此外滩从一个泥潭,慢慢成为了从亚洲去往欧洲,跨越印度洋去往北美的一个不可替代的空间支点。这个支点,造就了未来若干年后,上海成为全球的一个贸易中心、金融中心和东西方文化碰撞最激烈的前沿地区之一。大家看(图三),这是上世纪40年代的外滩。
    我想讲两个细节,1949年5月28日,这一天陈毅同志受中央任命成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,他的办公室就设在外滩的一幢大楼里。这一天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上海和外滩的表情发生了一个重大的转换,从苦涩到微笑。
    我再说一个细节,跟赵启正先生有关。1993年的1月1日浦东新区管委会成立,外滩的表情又发生了一次重大变化。
    大家都说黄浦江两岸是上海的“心脏”,我更愿意把外滩看作上海的“眼睛”。通过这双眼睛,我们眺望世界。
    大家可以看到,从1843年上海开埠到1911年辛亥革命前后,在这个时间维度里,外滩的建筑发生了三次重大的调整和变化。
    英国人、法国人、俄国人、德国人、日本人等,纷纷以外滩为据点,开始用建筑来表达他们对审美、对权利、对自我形象的一种展示,这种展示带来了英国的古典主义建筑、德国当时最新的巴洛克的建筑,甚至还有来自东印度的建筑。
(下转第16版)
    (上接第14版)
    在做纪录片《外滩》之前,我并没有觉得这些建筑有多稀奇,因为我去过纽约,我发现上海的很多街道尤其是外滩,非常像纽约。在当时卢湾区那一带的很多街道又非常像巴黎、马赛的风格,所以我觉得它们只是欧美一些城市的翻版。
    可是,在做《外滩》的时候,我发现一个让我有些意外的事实,实际上外滩的建筑在当年代表着全世界最先锋、最前沿、最时髦的设计和展示。
    但这种建筑奇观的背后是中国经历的深重苦难。那时晚清政府打了很多败仗,赔了不少钱。没钱只能向外国借,靠关税来还。钱从汇丰银行借出,再通过旁边的海关还,钱就在外滩兜转。钱聚集起来,就盖房子,买最好的材料,盖最华丽的建筑。那是一种暴发户式的呈现。
    那时候外滩的表情很复杂,华丽的背后是苦涩。

    我们在寻找尊严和信心的同时,又受到外来力量的碰撞和压迫,外滩开始有了两种表情

    接下来,我为大家展示的是人类有了摄影机以后的影像。摄影机大概是十九世纪末在法国和美国同时出现的。中国的纪录电影影像是从1898年开始有的,当时法国、美国同时派出了两个摄影队来到中国,中国现在真正能看到的胶片活动影像就是外滩的影像。这些影像是美国艾迪森电影公司拍摄的。
    (插播一段1898年到1945年间外滩的影像资料。观众发出惊叹声。)
    我想外滩的表情主要有两种。一种来自我们中国人。大家都知道,1840年中国从一个天朝大国一下子被外国人的舰炮打得失去了尊严,再到甲午战争,一直到解放前,中国人心里的痛都没有抹去。其实直到今天,在这漫长的岁月里,我们一直在证明自己不再是任人欺负和宰割的民族,一直在寻找一种自信和尊严。
    外滩也是这样,我在纪录片里没有表达这个信息,但我看到过一个档案,发现当年一些先辈都是从外滩出发去法国、美国、日本的,他们去寻找让中国人恢复自信心的方法,其中有鲁迅、邓小平、周恩来,还有许许多多人。
    更别说许多的实践,比如,洋务运动的开启是在外滩附近,还有辛亥革命、1927年共产党的武装起义,以及欧洲人带来的各种最先进的文化技术,很多都是在外滩开启的。比如,欧洲先进的印刷术是由传教士带到上海的,他们带来了《圣经》,也印刷了中国第一份报纸,西方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在这里进行着碰撞和融合。
    我们中国人在试图寻找自己的尊严和信心的同时,又受到那么多外来经济、政治、军事、文化力量的碰撞和压迫。外滩开始有了两种表情。另外一种表情就来自地球上的其他国家。我国的第一只电灯、第一部电话、第一辆有轨电车、第一封电报,这些都是在上海外滩起步的,进而影响了中国内陆。
    所以,那时候,外滩的表情一部分来自欧洲人的表情、美国人的表情、日本人的表情,通过他们的建筑,通过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方式,不断地在与我们共同塑造这个空间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不同的梦想都有土壤,都能结出梦想的果实

    1949年之后,外滩有了一个全新的面孔。让我们看一下1949年到现在的外滩影像。
    (播放一段上海解放后的外滩影像。)
    这个画面让我想起了黄浦江两岸的对比。一面是欧洲的文艺范儿和古典范儿,一面是“高大上”的时髦和现代,以及它们所代表的一种雄心。这是一种让全世界都可以看到的雄心壮志,是一种让上海更辉煌的雄心。(图四)
    今天,怎样让上海焕发更昂扬的精神,拥有一种新的表情,这是一个摆在我们面前新的使命。
    上海曾经有很多称谓,比如“冒险家的乐园”、“东方魔都”、“远东第一城市”等等。有个外国人曾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,他说曾经有好多年轻人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欧洲,觉得如果这辈子没有去过上海,人生好像就有一个很大的遗憾。因为上海就是这样一个很有魅力的城市,人们一定要到那里去看一看。
    今天也是这样,外滩它不只是上海的、中国的,也是世界的。在这里,不同的梦想都有土壤,都有可能经过努力而结出梦想的果实。
    在1949年之前我们经历了太多混杂的表情,经历了太多的纠结、焦虑、屈辱。如今,日新月异的进步,又让上海成为世界上最令人瞩目的城市之一。
    提到上海,人们说得最多的词就是创新、包容、开放、多元。我最后想说的是,上海拥有的开放精神、创新精神、容纳世界多样文化的包容精神,今天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人们,包括在座各位身上,你们一定都拥有这样的基因。在开启未来的过程中,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勇气和智慧,让上海成为我们心目中更美好的上海。(全场鼓掌)

上一篇:多元,才能丰富

下一篇:城市精神的力量

热点排行

专题

调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