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元,才能丰富

来源: 解放日报 | 2014-10-30 16:36:17

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 陈思和 欧阳夏丹:谢谢周导!我看了一下表,你演讲时间大概超时了十几分钟。陈思和教授刚才在一边悄悄地跟我说:“一会儿我讲的时候,你帮我控制一下

 

 

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  陈思和

    欧阳夏丹:谢谢周导!我看了一下表,你演讲时间大概超时了十几分钟。陈思和教授刚才在一边悄悄地跟我说:“一会儿我讲的时候,你帮我控制一下时间,快到20分钟的时候,你给我做个手势。”周导,陈教授这绝对是上海人的精神:严谨、规范、守时。(全场笑)
    开个玩笑。
    陈思和教授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,他会经常“跳出来”,客观冷静地观察他所生活的这座城市。作为上世纪90年代上海人文精神大讨论的发起者之一,今天谈到城市精神的时候,他会用到什么词汇呢?掌声有请陈思和教授!(全场鼓掌)

    改革开放以后,上海一下子腾飞了,我觉得“卓越”两个字就是在那个时候进入了上海的词典

    我刚才听得入迷了,我说那句话的意思是想让周兵导演多讲一点,我就少讲一点。(全场笑)周导虽然是西北人,却把上海外滩的精神阐述得这么有条有理,十分精彩。
    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今年60岁。我这60年里,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上海生活的。
    上海原来有10个行政区,现在有几个已经合并了,我在其中的6个区生活过。我的家长特别喜欢搬家。我出生在黄浦区,过渡在闸北区,读小学时在虹口区,读中学时住在杨浦区,中学毕业后在卢湾区住了10年。后来到复旦大学读书工作,又回到杨浦区,此后我的家又搬到了虹口区。我的祖母住在静安区石门二路、南京路那一块地区。
    上海的6个区我都生活过,每个区给我带来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印象。我在南京路生活的时候年纪还很小,窗户一开就传来南京路上叮叮当当的电车声。稍微长大一点搬到虹口区的广中新村,那是一个工人新村,我记得我家前面有一片冬青树,后面是一片桃林,桃林边上养着牛,总有一股牛粪的味道。我喜欢爬到桃树上看天空。我读中学的时候住在杨浦区上钢二厂的边上,一开窗,大烟囱里冒出来的浓烟像蘑菇云一样烧红半边天。到卢湾区后,我家住在上海妇女用品商店对面,又是一个热闹的地方。
    什么叫上海精神?我还真说不上来。对我来说,上海是一个多元文化的上海,它的都市精神应该是非常丰富的。
    上海的城市精神里有“海纳百川,追求卓越”。“追求卓越”我想留给赵启正先生讲,(全场笑)我实事求是地说,我是不卓越的,上海原来也不卓越。刚才周导讲到租界时期的上海,那时候所谓的“上海人”都是在租界文化土壤里培养出来的,受过一些洋化教育,也受过奴化教育,大多精于算计、安分守己、忠于职守。现在外地人所说的上海人“精明不高明”,多半就是当时坐写字楼的那个阶层留给我们的。他们一般喜欢给老板做管家,把老板的家业守得好好的,也很忠诚;但大富大贵是不大可能的。
    改革开放以后,上海一下子腾飞了,我觉得“卓越”两个字就是在那个时候进入了上海的词典。尤其是1992年浦东开发开放以后,我们看到上海一天一个样的变化,我觉得这个时候上海人感到扬眉吐气,感到有追求卓越的精神要求。
    有了这种精神要求,我们就会回过头来看以前。寻找上海历史的时候,我们发现其实上海过去就有海纳百川的文化传统。所以,上海的怀旧是建立在开发的基础上的,如果没有开发浦东,没有改革开放,上海人是不会去怀旧的。这种怀旧也是和未来联系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追求卓越,它的前提就是海纳百川

    我觉得追求卓越是上海人今天的骄傲,这个骄傲和赵启正先生曾经主持的工作是分不开的,他主持开发的浦东就是一个卓越的地标。
    我想说说追求卓越的前提,就是海纳百川。海纳百川,不仅仅是上海的文化特点,全世界的国际大都市几乎都有这样的特点,中国的沿海城市也是如此。海纳百川是形成一个大都市的文化基础和经济基础,因为城市走向经济前沿的时候,就会出现很多新的职业和岗位,吸引周围的人进入这个城市,到那里去寻找新的人生追求。外国人也来,外地的人也来,各种人在这座城市里就会形成一种激烈的文化冲撞。
    从地理的角度看,海纳百川在上海是最典型的。上海在吴淞口,前面是东海,边上是长江,内地的各种水源都融入到长江,长江又奔向东海。上海在这个口子上,就像一支箭正好搭在弓上,射向太平洋。
    一个开放性都市的标志,是人口的流动。我想,我们今天在座的人里,真正的上海人,也就是祖籍也在上海的人可能很少。这种情况在其他城市也有。有一次我到广州去,一个朋友请我吃饭。一桌人坐在那儿,都不是广州人,甚至也不是广东人,除了那位朋友是汕头人之外,其他人都是从湖北、湖南、江苏等地来的。最后发现,唯一一个祖籍是广州的人竟然是我,因为我的祖籍是广州,我是番禺人。他们都笑了,“我们请的客人是广州人,主人倒没有一个是广州人”。
    人口流动越是频繁,文化的激荡就会导致精神的高扬。小时候我们去春游,常常去松江的佘山,那是上海最高的山,我们辛辛苦苦爬上去,觉得很了不起。(全场笑)但和青藏高原相比,佘山连个土疙瘩可能也算不上。海洋也是这样。我们说上海是一座海纳百川的城市,海纳百川是一个波浪滔天的世界,只有在这样一个大的文化氛围下才可能产生卓越的思想、卓越的人才、卓越的境界。所以今天我们说追求卓越,它的前提就是海纳百川。没有海纳百川就没有追求卓越的今天。

    各种文化在上海均衡地发展、容纳、生成,没有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之分

    海纳百川需要历史的积累。上海在开埠以前并不是一个海纳百川的地方。开埠以后通过慢慢积累,才使四面八方的人才都涌入进来。这里我想讲两个概念,人口流动和人才聚集,这两个概念是相辅相成的。
    有了人口流动才使上海这座城市盘活了。上海过去严格控制城市户口,外地人进不来。现在上海常住的非沪籍人口大概占到上海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,有九百多万人。这给我们上海的改革开放带来了巨大的力量。
    听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的同事说,上海现在有三百多万产业工人,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外地来的,两百多万建筑工人几乎全是外地来的。如果没有他们,我们这些行业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。
    所以,在今天上海浩浩荡荡的发展形势下,海纳百川就是前提,大量从外地、外国涌入到上海来的人,他们参与到上海的建设中来,是这样一股力量把上海盘活了。
    我们今天说的上海人,其实很多是外地来的移民,只不过有的是父亲一代的移民,有的是爷爷一代的移民。上海有个名词叫“新上海人”,其实“旧上海人”也不都是上海人。大多数人好像有个习惯,喜欢问别人你是上海人吗?其实我们住在上海的、说上海话的,都是上海人,他偏要问:你是哪里人?意思就是你的祖籍是哪里人?
    所以,“旧上海人”也好,“新上海人”也好,大量地涌进上海这座城市以后,他不是单单一个身体进入上海的,他是带着自己家乡的文化而来,这种文化不仅在他的记忆中,也在他的生活行为和语言中,以及语言所带来的思维中。
    不同语言的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。一个上海人讲上海话时的思维,和一个广东人讲广东话时的思维是不一样的。不同的文化随着不同地方的人进入上海,使上海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。上海跟北京、天津的根本区别在于,当我们说一个人是“老北京”时,就是指这个人是世世代代住在北京,他们说的是纯粹的北京话。
    可是上海不一样,五湖四海的人都来这里发展,这里有相对平等的、公平的发展机会。这一点,我觉得上海和很多城市不一样,“土著”在上海是弱势群体,外来者是强势的。(全场笑)不同地方的人所带来的文化,都能在上海生根发芽,连成一片,就形成了我们的上海的文化精神。
(下转第16版)
    (上接第14版)
    我的父亲从广东到上海来的,当时住在虹口一带,那里有广东同乡会,有广东人办的小学和中学、广东人开的各种各样的企业,甚至连死后也葬在广东人的坟场。他们永远说广东话,他们不需要说上海话,可以不和上海人交流。这种情况,在上海是很多的。
    地域文化在上海生根发芽,慢慢地甚至垄断了一个行业,比如上海过去从事纺织行业的基本都是无锡人,裁缝大多是宁波来的“红帮裁缝”,服务型行业多半是苏北人。各种地区来的人垄断了各种行当,使得各种文化在上海均衡地发展、容纳、生成,没有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之分。

    上海文化的奇特之处在于,它不是与世隔绝的,而是来自五湖四海的“江湖文化”

    上海的文化精神就是这样浩浩荡荡地使各种各样的人融合在一起。当你从其他任何地方来到了上海,你就是上海人。鲁迅是绍兴人,他到上海之后,大家都认为他是上海作家。一谈上海文化,就会想到鲁迅、巴金。巴金是四川人。丁玲是湖南人,但她到上海了,就成了上海作家。上海也有一些土著作家,他们反而没有什么名气,他们看到外来作家是害怕的,不敢出头的。(全场笑)
    在通俗作家里也是一样,通俗作家里名气最响的是张恨水。张恨水恰恰是北方人,因为是北方人,他的作品里就少了软绵绵的格调,大家一下子就喜欢他了,张恨水就红起来了。
    大家都知道张爱玲是海派作家;但她其实是河北人。(全场笑)我觉得,正因为她是北方人,所以她的文学作品里面有很多开阔的、硬气的东西,跟上海的、南方的格调不一样,大家因此认她的东西。为什么认她,而不认城隍庙里土生土长的上海作家呢?就是因为上海的文化是开放的。
    上海的多元文化并不是外地的文化到了上海融合起来,就变成一种文化叫“上海文化”。我认为上海文化的奇特之处在于,它不是一个与世隔绝的、干干净净的,可以放到实验室里去研究的文化,而是来自五湖四海的“江湖文化”,是来自各种文化、各种地区、各种语言的。它们带着自己的文化背景进入上海,在上海生根发芽,在融合杂交的过程中,它们也接受别的文化,但更多还是保留了自己的文化,而且我们也认它。你讲普通话,我们也认你是上海人,你吃大蒜,我们也认。(全场笑)上海人吃大蒜的是很多的,不是只喝咖啡,大多数上海人都吃大蒜。(全场笑)
    我们说的上海话,某种程度上它是一种南方的普通话。上海话也是没有一个标准的,现在我们说的所谓的上海话,是容纳了江浙过来的语言,又容纳了苏北话等。我蛮喜欢看电视里一个“闲话上海滩”的节目,是一个讲上海话的节目,虽然主持人说的上海话都不太标准,(全场笑)但我们都认为他们说的是上海话。因为上海话是没有标准的,以前许多“标准”的上海话大家早就忘掉了,可能我现在说出来大家也不懂。语言是随着时代进步的,是随着生活发展的。上海的语言,不仅吸收英文、法文甚至日文,还吸收各种方言。
    同样,上海的地方戏种类特别多,沪剧只是其中的一种,除了沪剧之外,还有越剧、淮剧、昆剧、甬剧、滑稽戏等等。这些剧种为什么在上海会有那么多的群众基础呢?就是因为上海有不同地方来的人,他们带着自己的文化而来,在这里生根发芽,构成了上海文化。没有人会说袁雪芬、范瑞娟、筱文艳不是上海人。
    海纳百川,这个“海”里面容纳了各种各样的文化,在这个地方能够尽情地发展。上海为什么能够卓越?就是因为它的基础吸收了大量的五湖四海的文化,它依靠一代一代从外地到上海、从外国到上海的人。
    上海虹桥一带住着很多台湾人,他们不是上海人;但他们早就被容纳到了上海这座城市。现在,我们去吃早饭,永和豆浆、珍珠奶茶等等,很多店铺都是台湾人开的。我们吃的面包,很多也是台湾品牌,但是我们并没有人认为这是台湾的,而都认为这些是上海的。什么样的东西来到上海,都会容纳进去,这就是上海人的精神,是上海文化一个非常宝贵的特点。
    但是在这个特点上面还有更高层面的东西,就是我们要追求卓越。海纳百川是需要撞击、需要有碰撞的。在这种撞击的过程当中,优秀的人才就脱颖而出了,那就是人才汇集。人口流动是基础,人才汇集才是关键。人口流动早期可能都是底层社会的劳动力资源,人才汇集就是在人口流动过程中一批精英式的人加入了城市建设,处于比较高端的阶层,管理阶层,文化基层等等,也包括了世界流动人口的因素。没有人会因为你不是上海人而不重用你,这种平等的、让人舒适的环境,是上海海纳百川精神中一种很宝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座城市会不断地提供各种机会和可能性,让你去追求梦想

    我觉得上海还有另外一种宝贵的精神,就是它可以给人提供很多的机会,它可以转化,这种转化在旧上海就有。刚才,大家在周兵导演播放的照片中看到了沙逊大厦、哈同花园,沙逊和哈同以及当时的一批犹太人,原先都是些社会底层人士,通过各种途径来到上海,最后成为了大亨。在这样的过程当中,上海被称为“冒险家的乐园”。为什么?因为这座城市会不断地提供各种机会和可能性,让你去追求梦想。
    上海人对新的东西不陌生,很多新的东西来到这儿都会有发展。举个例子,王安忆在复旦大学创办了文学写作的硕士学位点,培养过一批作家。有一位是从云南来的,当时他在复旦大学读书的时候,并不出众。可他一毕业,到作协工作后就发表了小说,一下子知名度就很高了。为什么?因为他不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他写的是云南的故事、家乡的故事,在上海这个地方马上就被接受了。
    还有一个女孩子,是上海人。刚起步写作时,大家都觉得她和别的作家差不多。她在复旦读完硕士后到台湾去读博士。到了台湾以后,不到两三年,她的小说拿遍了台湾各种各样的奖,成为台湾一个很有名气的作家了。
    这是很典型的例子,上海接纳了云南的文化,而上海的作家却到台湾成名了。在人才流动的过程中,所有的人不停地往上走,会有新的东西出现。不是说上海人流行上海话,我就写两句上海话;或者上海流行咖啡馆,我就写点咖啡馆;上海喜欢小吃,我就写一点小吃。这样写的作家可能很难出名,倒不如写一些其他地方的东西,往往会在上海突然出名。这就是上海这个地方精神的丰富性所在,它有转化能力,它有能力把一个不出名的人变得出名,把新手变成高手。
    这种转化机制在上海是不是已经很成熟了,我不敢说;但我觉得上海文化精神应该有这种可能性。正是因为有这种可能性,才使各地的人才都能在这里找到机会。有的“海龟”在国外不一定能找得到好的工作,但他来到上海,就可能人尽其才了。
    所以,上海要追求卓越的话,先要把海纳百川这个前提做好。只有这个前提真正做好了,才能让大家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个舒畅的心情,能够大显身手,上海就会因此成为一个广阔的平台,海派文化才会真正产生卓越的贡献。如果人才都往外流,那么怎么谈得上卓越呢?
    我的想法就是这些,谢谢大家!下面我们有请卓越的赵先生!(全场笑、鼓掌)

 

上一篇:卓越,是永恒的追求

下一篇:外滩的表情

热点排行

专题

调查